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riental Garden

这是一个不能够停留太久的世界

 
 
 

日志

 
 

ZZ》血案背后的他们  

2010-05-16 15:4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频频发生幼儿被暴徒砍杀的事情,触动了许多善良人们的内心,在校内上更是看到了一篇文章名为“有这么一群怂人,除了政府他们谁也不跪,除了幼儿他们谁也不敢砍”(类似这样题目),没有仔细阅读,只是有一些话实在是不吐不快。

 

  我用“他们”来指代这些砍杀小孩的人,因为我对他们也不熟悉,同时我自己也是非常鄙视这样“懦弱”的行为的,只是我也明白砍小孩是自己选择的结果,跪政府则是他们不得不做的事。跪政府和砍小孩是某种“理性选择”的结果。

 

  我们常常只是关注问题的表面,而不会去追问问题的本质。而且新闻媒体也常用一些非常“惊人”的标题来吸引人的眼球,而让我们无法真正走进事件里的那个人真实的人生及行为背后的逻辑。

 

我们不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看到表面的现象后,愤怒地我们匆匆给他们一个定义“怂人”。他们为什么会给政府下跪?因为政府的权力和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运用政府权力的人实在是太狡诈了,制约这种肆无忌惮力量的力量太渺小了。我想如果给政府下跪就可以解决问题,那么他们还远远不至于走上砍杀小孩的路,我想北京南站附近上京告御状的人也不至于聚集在立交桥下被人监视着居住着了。在他们遇到不公,遇到不平时,我们没有站出来帮助他们,我们就没有资格指责别人向政府下跪。其实面对极度强大的政府,单个人又如何能够有尊严的活着并且保护自己呢。然而,这样的简单理解和支持不应该算是对他们的帮助,而应该被看作自救。因为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我或者我的亲人朋友就会面临同样的境地。你认为自己的遭遇会比他们好吗?不是的,他们只是被逼到了没有路可以走的境况,而你只是有还有那么一条艰辛但忍耐一下倒也可以继续走的路。

 

  现在的我们,面对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我们的处理方法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丝毫没有顾及到社会深层次的矛盾。看到有人砍小孩,我们就派好多好多警察护送着小孩,让这些歹徒无可趁之机,却不去想想这些歹徒是从何而来的。或许你要说他们是某种心理变态有精神病,我不想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甚至我愿意努力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个理由。但现实不允许我有这样善良的愿望。这些人,他们都备受社会现实的打击,他们都处处碰壁,虽然这些悲惨遭遇不足以成为伤害幼小的借口,但哪些不合理压根就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呢?这些背后促使他们去砍小孩的刺激因素就应该继续存在着,继续祸害并且刺激更多的无辜百姓?

 

  他们的行为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但是人们应该反思的是行为的背后及这个社会的根本问题。他们不该受到无理的非难以及不切实际的要求。对于现象的纠结和愤怒,让我们忽视了人,作为一个人,是应该被如何对待的。

 

  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一次经历,那是我对于强权害怕的切身感受。

差不多在去年929号的样子,大家都知道去年建国60周年庆典嘛,我就走到了天安门去了,当时的天安门人山人海,还有许多非常帅气保卫安全的武警,他们见到一些长相奇特(新疆人)或者衣衫不净的人就会跨上一步,和蔼地说“给我看一下你的身份证”,然后周围本来在看天安门的游客就会纷纷侧目,心中暗想“幸亏不是我,这个倒霉了,看看接下来怎么样”。非常不巧的是当天我没有带身份证,穿的也不是那么帅气,于是我内心恐慌不已,非常怕有那么一个兵哥哥会对我敬个礼然后要求看我的身份证,倒是我就惨了,又没有学校可以保护我,一个无业游民不会被抓到看守所?……就在这种恐慌的心理中,我想到了一些事,首先他要看我的身份证,我是不是可以看他的证件,我是否有这么一个勇气来提出看他证件的要求,周围的看好戏的人又会如何看我呢?是不是会聚集得更加密集一下。其次是作为像我这样一个学习法学的人,又这么具有某种权利意识,我为什么会怕怕呢?其实这些兵士倒是不足为惧,周围这么来看热闹的群众给人的无声压力才是让人感到恐惧的。最后,在天安门,我感受到的不是开心和自豪,而是处于强大的权力之下的窒息感。(哈哈,所以我拍了一张照片哦,只是不能给大家看咯)

   

  现在的我,实在不太相信一个人怎么说,而更愿意看到一个人怎么做,描绘着美丽的图画,却不停做着各种肮脏的例子还见得少吗?说得都挺好的,只是做的呢?我也会说自己要权利,要民主,可是在天安门的事情,让我很怀疑自己在压力下是否可以坚持得住,是否有那个勇气说“给我看一下你的证件”。中国不缺学识渊博的学者知识分子,缺的是那些有“骨气”的知识分子,缺的是那些即使会受到打击,仍然坚持自己良心的学者。

 

就像我在天安门的感受一样,当我们在鄙视那些被这个国家的某种“中国特色的国情”给遗弃的人时,我们并没有站在促进社会更加好的前进的角度,恰恰相反,我们成为了罪恶的帮凶,我们成为了社会进步的阻碍。你可以有选择,选择成为社会进步的动力,或者就成为社会进步的阻碍。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